檀香栀钰

废啊 我想咸鱼
=檀栀

那个存在


*短小勿怪
*应该是糖
*文笔渣渣渣
     N,对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?
     福尔摩斯放下看了一天的手机,伸了一下懒腰。悠悠地走到阳台上吹冷风,好让自己清醒。
     当初自己可以什么也不懂,刚刚来到两脚兽的世界,于是情不自禁地对他们的心理好奇。
     “甜得像蜜一样的初恋;密得如线一样的思念;暖得像光一样的心愿。他们,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情感?”
     然后就怀揣着这份兴趣开创了流言侦探。
     于是,遇见了普通而已自强的林茜;搞怪而又痴情的李诗诗;知心而又小女生的蒋诗桐……当然,还有那个N。
     起初,他只认为N不近人情的家伙。
     “无关与任务的问题我拒绝回答。”
     后来,他才发现这个家伙在两脚兽中算得上“纯粹”。
     用什么来形容N呢?
     “他的心里住着一个动物园。”
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在某个不知情的时刻,也许是在N为何筱磊的死自责的时候;也许是在N试着和他“婉转”地拒绝的时候;又或许是他开始和他开玩笑的时候。
      “你又傲娇!”
      渐渐地,一些东西变了。
     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一种,弄不懂的,两脚兽的情感出现了。
      有点像是肚饥时对小鱼干的喜爱,但又不一样;有点像是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       看到帅哥时冒出的粉红泡泡,但又不是;是瘾君子对毒品的痴狂吗?但又不一样。
是什么呢?
     直到陪林茜他们走完所有的路之后。总算了解两脚兽的爱恨情仇。我才如梦初醒。
     “难道是喜欢?”
     然后又自己笑自己。
     “怎么可能,我们两个都是公的诶?”
     但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自己骗自己呢?
     当N身处危险,自己不自觉的担心的时候;当自己暗搓搓在华喵那买N的情报的时候;当自己看到N头像上的小红点情不自禁地傻笑的时候。
     那时候,心里满满的,都是N啊。
     那么回到那个问题:N对于自己,是什么?
     喜欢的人,能够信赖的人,相距再远也在牵挂的人。是一只猫小小的心房里唯一能装下的人。
     那自己在N心里,是什么?
     福尔摩斯坐下,腿交叉并在一起,双手环住。抬头仰望着天空。
     今天的夜空格外高远,遥不可及,漆黑冰冷,没有一颗星。
      突然,流星划过。转瞬即逝,刹那间再也找不到踪迹。
     是一颗流星,他在心里无声地说,一个稍微美好一些的过客。
     走了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     下雨了。
     淅淅沥沥打在地上,他懒得躲,任雨水和泪水混合着在脸庞滴下。冬日的雨夜固然凄寒,却不比心中冰冷。
     “就这样死在这也好。”
     “原来心被挖出来的感觉这么痛?”
     “或许,我没和华喵一起去寻找两脚兽饼干,没有开创流言侦探,没有遇见林茜也没有遇见N。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会不会更好?”
     我不知道。
     痛,真的很痛,像骨头被一下下砍断一样。又委屈又难受。几近绝望。
     可再痛,也会觉得他的一个侧脸都这样美好。
     那就这样吧。
     也就只能这样了。
     祝你快乐,N。

     干净简洁的房间里,一个人的手机还亮着。上面有穿着绿领子的人的头像亮着。下面是一条信息。
     “下周,我结婚,你来吗?”
_____
评论区有真结局哦(有点少女傻白甜,可以考虑不看)

垃圾车!垃圾车!垃圾车!
文笔渣!文笔渣!文笔渣!
特别难吃!特别难吃!特别难吃!
新手上路,请多谅解

背景是,福喵知道了何筱磊的一个非常重大秘密,涉及到八个人生命安危的秘密,福喵不能说。N因为任务必须要知道。然后N把福喵约出来绑走了,就这样。(。